苜斯

#逐光文画社2017国庆活动#
#主题: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为了分离#
双花同人配图。配文:《花期必归》 苏苏

ZG.逐光文画社:

#占tag致歉#

#逐光文画社社宣 1.0 #

#开放转载 不要吝惜你们的小蓝手啊#

大家好,这里是逐光文画社。
我们欢脱,我们活跃,我们脑洞清奇,我们是逐光的一份子,我们把这里称作“家”。而这个家庭,还缺少一个你。

本社现招收:写手/画手/手写/宣传/策划/主催/排版/编辑/校对

社团相关:全职/盗笔/魔道/龙族/凹凸/原创

☆☆☆
高亮:本社目前以全职为主,入社微审
☆☆☆

p1社宣文案——沐云央

p2社名手写——周周、林安之

p3社宣文案——茶芷

p4社徽——苜斯

p5社拟——秦失鹿

p6社宣文案——芍葩

p7逐光专属表情包

p8社宣文案——滕清淮

后排悄悄介绍一下我们的社拟小哥哥!
逐光文画社社拟,名顾微,字逐光。如你所见是个扎小辫子的帅气小哥哥。欢迎画手入社同人!

感谢一下看到这里的你♡

逐光文画社,期待你的到来!

审核群群号:564973239

【全职叶果】【五日之镜】所谓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

#五日之镜集文活动 Day4#【所谓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】
#主题:镜子#
#心脏城主叶✖️智商情商均为零果#
#叶秋ooc超级预警。好吧其实都ooc#

*
  “叶城主,今天的药已经投下去了。您要不要去。。。”跪在地上的人眼神偷偷瞄着上方的一袭黑红袍。“滚出去。”上方的人单手撑着头,视线飘向虚无的夜空,漫不经心地说。
  “是。”
*
  黑夜。
  城外的小道上,一个身影甩着鞭子,小心地避开乱窜的小动物,抱怨着:“我都多大的人了,师父还要我下山来历练。真是的。遵守本心算什么要求嘛,真是,算了算了,不想了。”她把鞭子绕在腰上,用手轻轻梳理了一下头发,扎了一个高马尾,朝前奔去。
  月光撒在树梢上,满树银霜。
*  壹
  “兴欣城?这名字我喜欢。这里的城主一定是个有品味的人。”陈果笑眯眯地打量了好一会儿城牌,决定翻墙而过。她四处打量了一下,选了一堵看起来比较矮的墙,费劲地把绳子扔上去,扯了扯,满意地开始蹬墙。
  陈果在门楼的阴影里一跃而下,拍了拍手。留下了独自在风中飘扬的粗绳
  “嗯嗯,不错不错。这城里的治安还不错。。个鬼啊!也太严密了吧?”在绕过第四波巡查的陈果忍不住了。看着前后都有交接的官兵,一咬牙,躲进了身后的小河。眼看着人渐渐走远。陈果连忙爬上岸,却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皮肤有些许刺痛感。非常微弱却还是被她捕捉到了。陈果把手臂抬起来闻了闻,立即发觉这是绝伶草的气味。“该死的。这种剧烈的慢性毒药怎么会放在这种明显是生活用水的河里?”她也顾不上湿漉漉的衣服,掏了掏衣襟,将一瓶解毒药剂打开滴了一滴进去。河面升腾起一阵紫烟,随即涅然。
   “到底是谁如此狠毒?最好不要让我知道!”陈果站起身,绞了绞自己的头发。朝不远处的山林跑去。
   她身后是落下的一把铜镜,静静地躺在地上。
   乌云遮住了明月,渡鸦飞过了山头。
* 贰
   “叶城主!河里的毒被人解了!”属下慌忙地推开殿门喊道。“什么?”叶秋着急地转过头去询问,却忽略了自家哥哥眼里一闪而过的释然。“急什么?慢慢说。”叶修拦下弟弟,朝跪在地下的人点点头。“河里的毒刚刚去看的时候已经全部没有了。以及我们发现了一把铜镜和城墙上的一条绳。我们怀疑就是解毒之人的。”属下悄悄抬眼,发现一袭白衣的叶秋面色扭曲,双眼通红。“叶秋!”叶修面色一凛,一巴掌打在叶秋的头上,“醒醒,只是一次被解了而已。”“哥!”叶秋转头,眼中的血红渐渐褪去。细细看,能发现两兄弟的眼睛都隐约有些金色。
   “把东西呈上来,然后退下去吧。”叶修挥挥手。
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 叶修把镜子拿在手里慢慢摩挲着,凹凸不平的花纹刻的得十分细腻。这绝非凡品。
  “叶修,你一定要抓住这人,不能让他坏了我们的事。”叶秋双手撑在台子上,盯着叶修。    “没大没小,喊哥,听到没?抓人的事你自己想办法。以及,这镜子归我了。”叶修揉了一把弟弟的头,把镜子放进了衣襟。叶秋拍掉哥哥的手,不服气地喊:“凭什么呀?”“就凭你厉害呗,能者多劳啊。”叶修转身走了出去。
   “诶,你说城主是不是又欺负副城主了?”
   “呵呵。城主的心脏你又不是第一天见识。”
* 叁
   城主府的书房里
   叶修盯着镜子,叹了口气。“叶秋的偏执越来越严重了。我真怕他有一天。。。”话还没说完,镜子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,长长的马尾激动地甩来甩去,“就是你捡到了我的镜子吗?快给我还回来!”叶修被吓了一跳,随即撑着头,笑着说:“凭什么呢?”
   小树林里
   陈果气呼呼地瞪着这个镜子里笑眯眯的男子。
   自己的这两把灵虚镜是一对。师父在她下山前特意塞给她的,说什么,这是一对有缘人的镜子,可以通过这两个镜子互相看到对方和对方说话。当初师父话让陈果的脸差点烧起来。这这这,这简直是明目张胆地逼婚嘛!
   “什么凭什么?!捡到人家的东西不应该还吗?”陈果觉得自己早晚得被这男的气死。
  “是吗?你怎么证明这是你的?”叶修觉得有趣极了,天天怼叶秋他已经烦了,这个姑娘让他实在觉得可爱。
   “我这里有另一只啊!这两个是一对!”陈果急了,把脸凑了上去,恨不得直接揍他一顿。
    叶修微微地把头往后仰了一下。“别急啊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万一这也是你捡的怎么办?”他眨眨眼,将镜子翻来覆去地捣鼓。
   “你你你,真是。。。”陈果气的话都说不出来,她将镜子重新插回了衣襟。失去了联系的叶修看着变得跟普通镜子一个样的镜面,撇了撇嘴,反思自己是不是玩过了。
    陈果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。思索着,这一把镜子她还真没法证明。现在得先找到那人才行。
   “诶呀!坏了,忘了问一下他在哪儿了。”
* 肆
   清晨
   一大早,叶秋就推开了叶修的房门,将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摇醒。叶修一巴掌糊在弟弟的脸上嘟哝着问:“有事吗?要是不是天塌下来了这种大事你敢吵醒我,你就完了。”“我知道解毒之人了!”叶秋兴奋地喊。“嗯?”叶修立马清醒了,经过昨晚的事情他基本上能够确定就是那个姑娘了。不知为何,他不想那么快就让游戏结束。
   “交给我吧。”“嗯?”叶秋显然有些不明所以。“我说那人交给我吧。叶秋,有些事这么多年了,也该放下了。”叶修叹气道。叶秋似乎被刺激到了,手紧紧地攥着,低声吼道:“有些事,有些事!我至死都不会忘记。那些人全该死!”叶修把头别过去,不忍再看。
   披上外袍,叶修闷闷地走到院子里,突然衣襟里的镜子发烫起来。他连忙掏出镜子,看到陈果红扑扑的脸,脸上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“有事?”他笑着问。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来找你。一个我没法证明,两个镜子合在一起才行。”陈果纵然有万分的不情愿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叶修对这个姑娘居然没有一上来就开骂实在是稀奇的狠,他把镜子凑近了瞧着,说:“转性了?不叫着喊着让我把镜子还回来了?”陈果显然对凑过来的脸没什么好感,狠狠地瞪了一眼,说:“别把你那张脸凑得那么近。恶心!”“嗯?”叶修被噎住了,自己的魅力已经弱到这种地步了吗?
   他哼了一声,把镜子掉过来,吊儿郎当地说:“我就不告诉你。半个月后的上元节,来蓝缘庙找我。”陈果着实有点火大,她抽出了绕在腰上的鞭子,看准了一石头,一甩手将鞭子直接抽在上面,石头应声而碎,“老娘不发威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?!若是不守信用。这便是你的下场!”叶修看得有些牙疼,他估算了一下武力值,恐怕自己还真不是她的对手。“是是是,女侠英勇!”陈果被一声'女侠'叫得十分受用,重新将鞭子缠好。
   “哎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   “叶修。敢问姑娘芳名是?”
   “陈果。”
*  伍
   陈果寻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,等着半个月后的。最近的天冷得不行,可是陈果却一天到晚跟揣着烙铁似的。自从上次告诉了。这镜子温度就没降下来过。陈果真是恨不得把它扔河里降降温。感情这人是一天到晚都盯着这镜子?

   “喂!今天都第五次了!你到底想干吗?要是。。”话音未落便只听得一声,“想你了呗。”“你。。你胡说什么呢?”陈果把头低了下去,两朵可疑的红云爬上了脸颊。对面的叶修表面上波澜不惊,可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啊。刚刚那句话他是脱口而出,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有什么不一样了?“你这是害羞了?”叶修毕竟脸皮厚,很快调整好表情,调笑道。“哼!”陈果羞得不行,把镜子往不远处的河里一扔,觉得自己似乎就像把叶修那个坏蛋扔到河里了一样。

   看着周围迅速浮上来的气泡,叶修把头埋进了臂弯里,一丝丝的红晕附在耳后。“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?”他摩挲着镜子,喃喃自语。

   陈果插着腰盯着镜子一点点沉下去,气鼓鼓地喘了半响,最终还是认命地把它拾了回来。

  “为什么好像又有绝伶草的气味了?”陈果把镜子凑到鼻子前嗅了一下,面色沉了下来。她找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又滴了解毒药剂下去,果然一阵紫烟浮现。“该死的。叶修!叶修!”陈果对着镜子喊道。“怎么啦?你也想我了?”叶修的脸重新显现在镜面上。陈果没有理他,非常严肃地望着他说:“叶修。你是这兴欣城里的人吗?你们这里的河水被人下了慢性毒药。我不知道是谁,我现在已经把毒解了。但是已经两次了,非常有可能下一次就是烈性剧毒了。你认识这里的城主吗?最好赶快跟他汇报一下。”

   望着陈果认真的脸色,叶修的笑容渐渐消失了。他该怎么说,说他就是城主?说他,就是那下毒之人?“叶修叶修!这可是一城人的性命啊!叶修!”看着镜子对面焦急地呼喊着的陈果。叶修痛苦地抱住头,把镜子反扣在桌子上。

    他该,怎么办?

*  陆

   三天后。

   陈果再也没有联系上叶修。期间她又解了两次河水里的毒,毒性一次比一次烈。她愈发地担心。城里没有传出河水有毒的消息。河岸白雪该化还是化,河边迎春该开还是开。人们还沉浸在春节刚过的喜悦中。

   陈果不知道叶修到底怎么了,但她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。她开始跟百姓们说河水有毒,开始走街串巷地去警告,开始去求告衙门。。。可是一切都像石沉大海。有人信,但大多数人说她是不知好歹的疯子。所有官府都不让她进去。

   陈果觉得好像有一朵巨大的乌云笼罩着这座城,她看不透。

   城主府

   “叶修。你说那个人交给你了。可现在呢?她依旧活得好好的,甚至到处去传播消息。这就是所谓的你会处理好?”面对叶秋的质问叶修只能苦涩地笑笑。他能说什么,说他对那姑娘一见钟情了?

   “叶秋。你要放下了。”“够了!不要再说了!什么放下?!难道你能忘了那些火光,那些侮辱,那些绝望吗?”叶秋失控地大吼。“叶秋。。。”叶修盯着弟弟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*  柒

   很快,上元节到了。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着灯笼。陈果站在蓝缘庙前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洋溢着的美好。她捏了捏手中镜子暗暗发誓一定,一定要守护这些人。

  “陈果!”

   陈果听到了熟悉的音色,一扭头却是一张鬼面具。她无语地盯了半晌,默默地摘掉了那张面具,果然是叶修那张熟悉的脸。“幼稚。。。”陈果看着,就这么看着,但却差点红了眼眶。叶修揉揉她的头,手感跟想象的一样好。“抱歉,最近一直没联系你。”叶修重新把面具戴上,低声道歉。“我。。我的镜子,给我!还有,那河水真的是有问题啊!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?”陈果拿下他的手,带着哭腔喊道。“走吧,我们去看灯。”叶修沉默了一瞬,随即牵起陈果的手向前奔去。“哎!?”
  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四面八方升起,在这片土地上撒下柔光。荷花灯在湖面上上下起伏;宝塔灯缓缓地旋转着;提着兔子灯的孩子们在街道上肆意打闹,带着最美好的笑容。陈果笑着望着这一切,她想起了和师父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。她的父母都早早地离她而去,是师父带她走出绝望,成为了现在这般活泼爱笑的样子。陈果将头偷偷抬起来望了身边的人一眼,还有这个人,虽然常常气得她跳脚,但也是她碰到的温暖。
   叶修将眼睛悄悄闭上。他不敢看,不敢看这一片绚烂夺目的灯火。这和记忆里火光冲天的上元节太像了,一样的欢欣,一样的,绝望。
   “太像了。可再像也不是啊。”叶修喃喃说道。“你说什么?”陈果听到了细微的声音,歪头问叶修。
   “没什么。我爱你。”好像千万朵烟花在陈果的眼前绽放一般,她听到了叶修的告白。她很高兴,可是为什么她突然眼前一片空白呢?
   “陈果。不管发生什么,你一定要相信我!”
* 捌
   “不管发生什么,你一定要相信我!”
   陈果揉着额头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隐隐约约记得似乎叶修在她晕过去前跟她说了这句话。
“你醒了?”一声问候从她头顶传来。陈果抬头一看,惊讶地喊:“叶修?!”但她随即摇了摇头,很像,但不是。“我叫叶秋哦。是叶修的亲弟弟。”一袭白衣的叶秋用扇子抵着下颔笑着说,“你就是陈果?最近可是费了我不少心思啊,害得我浪费了那么多毒药。真是的。”陈果猛地把头抬起来,毒药是他的,他和叶修是亲兄弟,那么。。。陈果不敢再往下想了。“顺便告诉你一句,我哥就是城主哦。”叶秋好笑地望着眼前的人不敢置信的脸。陈果很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。可是,可是她怕不是骗自己而已。“不可能。不可能!叶修不是那样的人!”陈果把眼睛闭上,好像这样做一切便会消失。“不相信?那我带你去看看好了。亲眼。目睹。”叶秋提起被下了软骨散的陈果从牢房里飞了出去。
   周围的风声渐渐停息下来。陈果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落在河边的树林里。阴黑潮湿的周围似乎在诉说着一段悲哀的故事。叶秋把陈果的头扭到右边,说:“看,在那!”陈果看见了那一袭黑红袍,还有那一张鬼面具,就是叶修!叶修正指挥着侍卫将一桶药水倒入了河中。陈果闻出来了,那么浓郁的绝伶草的气味。怕是只要明天一早上,这座城将变为死城。
   “你放开我!叶修!叶修!”陈果徒劳地想挣脱开叶秋。叶秋死死地盯着那河水,眼睛慢慢变成血红色的模样,“你觉得那些人可怜极了?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。从前有两个男孩是双胞胎。他们生来就是金色双瞳,他们拥有一种恐怖的能力:能够读懂人心。孩子们的爹娘觉得这是上天给予的恩赐。那两个孩子也觉得很骄傲。可渐渐地他们发现那座城池里的其他人却不这么想。他们发现自己在这两个孩子面前那些丑恶的面目再也隐藏不住了。他们开始惶恐,开始害怕,开始憎恶。他们觉得这是妖邪的能力。他们用尽千方百计去侮辱那一家人,排斥他们,嫌弃他们。终于,在上元节的那一天,那些人再也忍不住了,决定烧死他们。那两个孩子读到了那些人的心思,可他们毕竟还太小太小。那个上元节,最后他们的爹娘拼尽了全力救出了那两个孩子,自己葬身于火海。那两个孩子就那么看着爹娘死去,无能为力。他们逃了出去,从此发誓一定要报仇。但不知为何,他们的能力消失了。十几年后,他们回来了。怎么样?好听吗?这个故事。”
叶秋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,低头问陈果。但未等陈果回答,便带着她飞到了叶修的正对面。叶修转头,看到陈果后瞳孔猛地一缩,喊:“叶秋,你不是说让她在房里待到后天就好了吗?怎么把她带到这里来了?!”
   “哥哥。对不起了,她的危险太大。只能让她殒命于此了。”叶秋用手臂锁住陈果脖子,掏出一把匕首飞快地朝她的心脏刺去。
   “陈果!!”叶修撕心裂肺地大吼,拼命地朝陈果奔去。
   “我,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。”就在叶修觉得天都快塌下来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响起。只见陈果一手抵住匕首,一手抽出鞭子向后甩去绕住叶秋,把他摔到面前的地上冷声说道,“区区软骨散就想困住我?未免太天真了吧。”陈果收了鞭子蹲下去看着头破血流的叶秋说:“你曾经受到的伤害不能成为你伤害无辜之人的理由!当然,我不是圣母。你去找原先之人报仇我只会拍手称快。但十几年过去了,城里多了无数无辜之人,他们的性命你没有立场去取。更何况你还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。你知道为什么你的读心术后来消失了吗?因为这项能力唯有心思至纯之人才能拥有。而你的心早已扭曲,被仇恨蒙蔽了双眼!”随即陈果转头朝着叶修望去,说:“我相信你。但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   叶修叹气,“叶秋,你该醒了。这早已不是原先的那座兴欣城了。那座城早在我们离去之时,已经被天降的陨石砸中。恶有恶报,那些人已经受了报应。可是你那时已经沉浸在仇恨里。离开的时候,你的身子受了重伤,已经十分赢弱,复仇成了你唯一活下去的动力。我不忍拆穿。只好重新找了一座城,当上城主,改城名为'兴欣'。我想着要是就这么把你骗着活下去也好。那天,就算果果不出现我也会投下解药。我希望你活着,但更不希望你去伤害无辜的人。”
   “不可能!你一定是在骗我!这。。怎么可能?”躺在地上的叶秋陷入了癫狂。这么多年支撑他的事情突然被告知都是假的,叶秋无法接受,'哇'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。叶修跑过来扶着他的头说:“不然你觉得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人认出我们来?本来我想今天投药让城里的人昏睡上两天,然后我们一起逃走,去重新生活。可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偏执到想杀了果果。”
   “你居然本来想抛下我?!”陈果在一旁忍不住开口。叶修一愣,苦笑着说:“我骗了你这么久,你难道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说完,摸出镜子递给陈果。“你是不是傻?!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?”陈果气笑了,一巴掌打掉镜子。叶修惊讶地望着她。陈果掰开晕过去的叶秋的嘴,塞了一颗药丸进去。“这药丸能保他不死。叶修!你给我过来!”
   陈果扯着叶修的衣领把他拽到一边。陈果插着腰大声地对叶修喊:“叶修,你听着!我,陈果,喜欢你!你敢抛下我,你就死定了!撩完就想跑?你能耐了你!”叶修笑了,他伸手捧住陈果的脸,吻了上去。“噼啪!”远处放起了烟花,刹那芳华。
   “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。谢谢你相信着我。”
* 玖
   两个月后
   兴欣城里欢欣鼓舞,他们的叶大城主要成婚啦。
   “听说新娘子是个大美人呢。”
   “武功好像也挺高。医术还精湛,听说把副城主的病都给医好了。”
   “那城主是捡了个宝啊。真是好福气!”
   城主府
   “一拜天地”
   “夫妻对拜”
   陈果偷偷掀起红盖头,正好撞上叶修含笑的眼睛。她把两人挂在腰上的镜子合在一起,从此以后背面刻的除了'陈果'还有'叶修'啦。这还是叶秋帮着刻的呢。
   “我爱你,陈果。”叶修从陈果的眼睛望到了自己,真好啊,这样的我们是最美好的样子。
   “我也爱你,叶修。”
   所谓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

*【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相爱】
第一次写这种甜甜的同人文(捂脸)虽然写得很羞耻,但真的很高兴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(鞠躬)

我大概是条咸鱼(瘫)

炒鸡渣画 ,给朋友的生贺,未完成稿